墨色的维尔宁

药剂师/白日梦青年
异乡人
没有特定的圈
或创作形式
欢迎交流脑洞

芒城三院欢迎你(9-10)

*这两回的标题学生党估计不会很喜欢hh想不到好的标题名(趴)
*医疗部分告一段落下一节唱歌~


(九)  留作业

 

九月进入中叶,正如黄榕生说的,心胸外科排满了大大小小的手术。有原先就预约在九月的,也有一些原本在八月却被病人推迟过来的。并不是每一台手术都需要数名医师在场,也不是每一台都有高风险。

这天尹毓恪就要跟着见习手术了。心导管术(Cath),心外科最常做的诊断手术之一,风险很小,作为一个见习的起点挺不错。

 

7点50分,进入消毒室换手术服。

“别忘记裤子要绑带子,”黄榕生提醒尹毓恪,“上次有个实习的小子手术做到一半裤子已经掉到膝盖了,被一群小护士看光了四角内裤。”

尹毓恪赶紧使劲又把裤带紧了紧。

7点52分,赵英博打着哈欠进来了,他迟到了。但是实在长得帅,所以一群助手护士没一个责怪他的,反而还担心他有没有睡好。

赵英博想跟黄榕生说句话,黄榕生推推他:“你先进去准备。8点一到得准时麻醉,还迟到。”

7点57分,手术人员进手术室。护士简要陈述病例。56岁女性有稳定性心绞痛病史,慢性肺阻塞病(COPD),高血压和血脂异常。一个月前开始有数次站立晕厥,从一周前伴随肩周疼痛和劳累性呼吸浅短,初诊为不稳定心绞痛。无其他并发症风险,本次手术将对冠状动脉进行选择性造影。

8点整,全麻开始。尹毓恪站在后面记录,看赵英博给病人戴麻醉面罩,导入吸入性麻醉剂。确认病人完全麻醉后,他的主要任务结束,退到一侧控制麻醉情况。噫,看他平时总睡觉,业务能力还挺好。

8点10分,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开始。根据病例可以推测这次手术只是为了利用造影剂形成的类似电影的记录方式,来观测冠状动脉的病变程度。

手术持续了半小时左右。

8点45分,病人从全麻中被唤醒。病人被赵英博唤醒后看到他那张让人安心的脸,甚至露出了微笑。

黄榕生回到消毒室清洗,病人已经被护工推回房了。

“你觉得怎么样?”他问尹毓恪。

“我觉得?就觉得还挺快的啊。病人血管环境可以,所以半小时就能结束。”

“不及格。”黄榕生把口罩拉到下巴。

尹毓恪不服气:“啧,你不是问我怎么样么。”

“我是问你,根据你观察到的造影情况,接下来怎么进行下一步治疗。”黄榕生把他手里的记录表抽出来就要走,“我下面跟贾昱他们汇合,9点半有个紧急手术。你可以先回办公室想想。”

尹毓恪急忙跟上:“唉,下个手术不带我了?”

“你作业都没做完。”黄榕生指指记录表,“签完字我会让护士送回科里还给你的。”

 

(十)交作业

 

焦迈奇值完夜诊在办公室打盹,被风风火火进来的尹毓恪的动静惊醒了。

“啧!”尹毓恪气呼呼的说,“我怎么那么生气呢!”

焦迈奇揉揉眼睛,“咋了,零食让人抢了?”

“没啥。”尹毓恪把记录表攥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我非得把这些都给你分析清楚了!让你说我不及格。”

“肯定是老黄说的对不对。”焦迈奇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怎么,是不是感觉颠覆形象了?”

尹毓恪心想看来平时絮絮叨叨还操心的性格都是第二人格:“Cath手术做完了他问我怎么样,我怎么知道他是期待我把情况分析出来啊。”

“唔,老黄一向这么训练新人。我刚来也被练过一阵。”焦迈奇拍拍他肩,“但是你得这样儿想,你被挑战的越早,锻炼的就越多,后边就越顺利。你不是以后还想出国念PGY呢么?”

尹毓恪想想也是。而且就黄榕生忙成那个鬼样子,有心思故意刁难自己才有鬼呢。

他定了定心神,重读自己写的手术记录,回想造影开始后观察到的情况,开始撰写诊断意见书。

焦迈奇看他进入角色如此之快,心想还是不告诉他了吧。

其实诊断推测本来就不是在校实习生的教学项目,纯粹是老黄这个人自己恶趣味罢了。

 

黄榕生贾昱赵英博结束了另一边的手术,因为情况紧急,结束了每个人都一身大汗,此刻东倒西歪的在医院咖啡厅休息。

啪,尹毓恪把自己写的一小本病例报告和诊断意见拍在桌上。

“嗯?这什么?”黄榕生看他。

尹毓恪翻了个白眼,您老忘得倒是快。“Cath手术的诊断推测和下一步治疗,我都写在里边了。简要来说,冠状动脉有轻度狭窄,左束支传导有间断阻滞,应该使用抗凝+ 调脂长期药物治疗。”

黄榕生拉他坐下,尹毓恪还有点赌气不坐。黄榕生小声说:“病人个人信息,这里是咖啡厅好吧。”

尹毓恪这才不情愿的跑到贾昱那边坐下。

“你分析的挺对。但是你看病人的长期药物清单,有没有少什么很有效的药?”

“嗯…beta受体阻滞剂吧,病人住院有用卡维地洛。”

“那这个药对吗?”

“抗心绞痛还能预防心律失常,没有明显禁忌时是一线——啊!不对不对不对…我错了,病人有慢性肺阻塞。卡维地洛也是alpha受体阻滞剂,收缩气管的,怪不得她住院以后舒喘灵剂量还增加了。”

“这个已经跟药剂科沟通过了。除此之外,”黄榕生翻看着这份作业,“做得挺好。就第一次来说,已经超出标准了。”

尹毓恪懵,你这是给个巴掌再给我个甜枣?刚还说我不及格。

“哎,恭喜你被夸了。”赵英博笑嘻嘻的大力拍他肩。

尹毓恪看黄榕生也笑着看他。啧啧啧,被夸了本来就不好意思,你们还乐呵呵的瞅我干啥?看我脸红好玩吗?

“嗯,那个,下个手术还带我不?”

“下一个手术得在SICU做,心内膜炎控制感染源,能直接看到感染物,你不怕吗?”贾昱调侃。

“不怕!”

要做自己领域最专业的人,就没有什么怕不怕的。


评论 ( 19 )
热度 ( 75 )
 

© 墨色的维尔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