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维尔宁

药剂师/白日梦青年
异乡人
没有特定的圈
或创作形式
欢迎交流脑洞

芒城三院欢迎你(16)

*真的很想写主线

*得把有故事的人快点都介绍出来,所以有了早会和这两回又水又长的东西
*还是把这个名字保留吧毕竟最后还想回到欢快的主题上来

*之前有GN说想看恪巴唱巴拉根神曲,这次算是写进去了
*下一回开始可能有雷剧情需要请酌情回避


(十六)温热的夜晚

 

“你竟然还带温酒的工具来…”陈粒知道罗志祥准备了好些东西,但是看他刷刷刷又摆出这一地的锅子勺子酒杯酒碗,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小看了对方。

“那是因为我想得周全啊!今年我们急诊聚餐没聚成露营当然要准备到位。”陈粒想到他们科今年的蛋炒饭聚餐……嗯还是不提了吧。

罗志祥就着火煮了水又兑了凉水,小小的锅子就变成了适合温酒的水浴。

“青梅酒啊,”黄榕生看罗志祥忙活觉得有趣,“其实要是带了醪糟和枸杞来就好了,用啤酒煮来和甜汤一样好喝。”

“哎你早点讲嘛,听得我都觉得好喝了。”罗志祥翻动酒瓶让它受热均匀,“我车上也有葡萄酒,等下试试能不能热。”

“等下都喝醉了怎么办?”陈粒有点担心。

“这只是低度酒啦没事没事。”

陈粒忽然有不太好的预感。她看黄榕生,后者点点头表示明白,还是得保证有人不喝醉送大家回家的。

 

半碗温酒下肚,耳边都是柴火燃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

“哎呀好舒服。”焦迈奇摸摸肚子,“刚才说要喝酒,我还以为喝冷啤酒呢。”

“你喝太快了吧。”黄榕生觉得这酒度数不小,有点担心。但是梅的甜味让酒的口感好了很多,不光是焦迈奇,捧着碗的尹毓恪也抿了好几口。

“哎~怕什么!跟你讲奇叔我酒量好。”

黄榕生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来,尹毓恪。干杯!哦不对干碗!”

尹毓恪不怎么喝酒,多喝还是觉得辣得慌。“不跟你干碗,我喝一口意思一下。”

“好!再来一口!”

“说了不喝了。啧,好吧好吧我再喝一口。”

“再来!”

“焦迈奇你很过分了啊!”

 

 “来,幺幺。”养鸡给杨梓鑫倒了酒。认识有个把月,养鸡已经习惯用家乡话叫小师弟了。杨梓鑫乐呵呵的接了酒,“二师兄我敬你!偶像!”

“哟,你二师兄是你偶像那我是什么?”罗志祥逗他。

“也是偶像啊!更是偶像了!”杨梓鑫忙补充。

“小猪老师你也是贪心,你最大的迷弟明明在这。”连陈粒都知道王广允当初慕名跑来考罗志祥的急诊R1的事,她一提,王广允都不好意思了。

“哼哼,说到这个,”罗志祥举着酒碗朝王广允,“你是不是应该敬我一杯?啊?小晕晕?”

王广允连忙点头:“应该的应该的。”双手捧着碗特意到罗志祥身边跟他碰碗,“我R2能不能转儿科内科全仰仗偶像你了。”

罗志祥仿佛戏精学院毕业的一样,作势要抹泪:“唉~儿大不中留啊,我带的小孩总是一个个跑掉。不说你了,还有养鸡黄榕生,待到R3都走了!还有魏巡,真是让我心痛!要是他能留在急诊,我就不用苦哈哈的一边亲自带学生一边评职称了。”

陈粒直笑:“魏巡明明是健哥的学生,你顶多是个带教。”

“不管!我带过的就是我学生!”

别人聊天的时候,王梓宁一直闷着头。王广允觉得有些不对劲,正想开口询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梓宁,去抽一根?”养鸡先把王梓宁拉到一边。

 

热水换了两锅,酒喝干了两瓶。

陈粒一拍手:“对了!焦迈奇,你不是带了吉他吗?唱首歌吧!”

焦迈奇自己都差点忘了,这才一拍大腿爬起来,“我吉他呢?”然后才想起是早上让老黄放在了跑车的后备箱里。

“我可是你手中那一朵鲜花我是不是你心里面的一点红”

焦迈奇的嗓音跟他崇拜的秦老师挺像的,唱民谣很有那么一点韵味。这首歌他一直喜欢,而且他也没跟陈粒说实话,上学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弹吉他唱这首歌了,所以手摸上吉他弹出这段旋律的时候,好像一下就有了若干年前某个相似的夜晚的即视感。

“好听。”他一曲唱罢,得到陈粒由衷的赞美。

“是挺好听的。”尹毓恪这会儿酒劲上来了,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满眼所及都是星斗。他抬眼看着天上听着歌,篝火让他舒服的有点发晕。他抱着膝盖看身旁,杨梓鑫盘着腿坐在那,眼神直愣愣的。

“你怎么了,喝难受了?”尹毓恪推推他。

杨梓鑫本来在看唱着歌的焦迈奇,尹毓恪推他他才回过神来。“啊?没有啊。我是觉得真好听,怎么好听的都有点刺耳了?”而后又端起酒碗猛喝了两口。

尹毓恪上次开早会就注意到杨梓鑫跟焦迈奇好像认识,关系还不太一般,这会儿就很确定了。

“焦迈奇!唱得好!”杨梓鑫突然鼓掌,吓了其他人一跳。

“你喝多了吧。”焦迈奇有点囧。

“我跟你说!”杨梓鑫指着焦迈奇,“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啊?…哦。”焦迈奇乖乖被指着。

“都把它忘了!记在心里,不值得!”

“哦….”

“你本质是很好的!所以真的不值得知道吗…嗝”

焦迈奇让他说的一头雾水,又似懂非懂。可惜他自己酒劲也上头了,现在可不是个用脑袋思考原因的好时候。杨梓鑫说完就晃悠悠的要倒,让旁边的王广允给接住了。

“睡着的好快啊,”尹毓恪心想这酒品还不错,又看仍然疑惑脸的焦迈奇,“嗨焦先生,你是不是把人家怎么着过啊?”

连黄榕生都觉得自己刚看了一场讳莫如深的感情戏,饶有兴趣的看着焦迈奇。

“没有啊真没有,而且当同学的时候关系也算一般了…哎我解释什么啊!”焦迈奇头更晕了,于是放弃了解释,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一旁的贾昱枕着手臂仰躺着:“咦我怎么感觉看到梵高画的星空了呢…”

 

篝火另一旁,罗志祥在吐苦水:“最近急诊的新人一点都不吃苦耐劳。我跟他们讲要踏实,没有一个听话的。哦当然我自己带的小孩不算,都很踏实。有个小子才好笑,上来就跟我说他以后要去SICU让我推荐,还说要跟养鸡一样,结果是个CPR都不会做只知道指挥实习生的小子。太油了,都太油了!”

他喝醉了还喜欢跑火车,从急诊的主任戴什么牌子的假发到小护士里有几个跟自己表白过全都倒豆子一样往外讲,也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兴奋起来还嚷自己不是罗志祥是朱碧石,好像是某一年医院年会演情景小品时他演的反串儿的名字。

“我是朱碧石!我要唱‘你干嘛’!”

“好!我给你伴奏!”焦迈奇说自己会喝酒也不是实话,起码这时候他酒劲完全上来了,整个人都嘻嘻哈哈的,举着吉他就凑过去伴奏。

 

养鸡跟王梓宁蹲在溪水边上抽烟。隔一会儿就能听见王梓宁扯着嗓子吼,“我知道!可是那我能怎么样?我就是想帮帮他…我以后不打扰他了还不行吗!”

王广允吓了一个激灵。也不知道鸡哥能不能制得住…大头发起脾气来跟头老虎一样。他刚把睡得香甜的杨梓鑫弄回车里,那边猪哥还沉浸在朱碧石的世界里跟焦迈奇一块耍酒疯…算了吧他还是在这守着吧万一杨梓鑫一会儿醒了呢。

 

赵英博手机要没电了,有点无聊的伸伸大长腿。

“巴拉他是个根,尹毓他是个恪”

尹毓恪听得皱眉:“赵英博你唱啥呢。”

“嗯…巴拉根之歌?巴拉根神曲?”

“哈哈哈,你的专属BGM?”尹毓恪一直觉得赵英博脑回路最清奇。

“算是吧。什么都能套进来你看。焦迈他是个奇。”

“王楠他是个钧,之类的么哈哈哈哈哈。”

“对啊,还有黄榕——”

“黄蓉她有郭靖!”

“哎不对,”赵英博捶了一下尹毓恪,“你再想想!”

“对啊有什么不对的?”

黄榕生确认贾昱还算清醒粒姐也没怎么喝醉之后,觉得焦迈奇今晚上估计是没救了,只好去看看另外两个,结果就听见这俩人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们俩没醉?”

“没——有,我就喝了一丁点。”尹毓恪的酒劲过去了,除了头晕乎乎的没什么感觉。

“狗子你喝了不少吧?”

黄榕生一整天没怎么来得及跟赵英博说话。车里在跟鸡聊天,烧烤的时候忙着烤东西,下午赵英博又看着懒懒的,累了倒不怕,就怕急救的后遗症真的还在。

 “还好吧。其实我就喝了一碗。”赵英博一直在玩手机,还顺便录了一段焦迈奇和小猪耍酒疯的视频,顿时觉得有了威胁焦迈奇贡献零食的有效砝码。

“哎不对,我看你刚刚也有在喝。”

“我喝这个呢。”赵英博看着黄老妈子笑,“矿泉水。车上你给我那瓶。”

“你还一直揣在身上啊。”

“焦迈奇还有救不?”尹毓恪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仰躺下,草让露水沾得凉凉的,拂过温热的皮肤。

“恐怕不行了。但愿他明早上班不迟到吧。”黄榕生笑着摇摇头。

“刚才听小猪哥聊天,感觉他还挺舍不得你和鸡哥离开急诊的。”

“其实是有的。我也是很冲动就离开急诊了。但那个时候小猪哥气得不轻,虽然现在都过去了。”

尹毓恪一直按耐不住好奇。“现在应该不是个说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急诊的好时机?”

“确实不是。”黄榕生点头。

“那我以后再问。这个你先欠着,我有别的想问。”

“十万个为什么?”

“人有求知欲不是好事嘛。”尹毓恪又坐起来,“我看Dr. Cooley的那本书,有一篇讲到他独立处理的一例高风险手术。”

“是不用人工心脏进行搭桥的手术?”

“对!”尹毓恪一脸就知道你明白的表情,“我一直想知道,这个现在在咱们国家临床上可行吗?一边让心脏维持跳动一边进行搭桥?”

“唔…全国方面可以再找资料佐证,但三院目前没有做过。风险太高,技术过硬的医生太少。”

“那万一有一天有这种病人怎么办?就是用人工心脏会有很多并发症的病人。”

“可能会让他转院吧。”黄榕生直觉这个答案可能会让尹毓恪很失望,但…医院毕竟是一个组织,是一个单位,所以做任何决定都要以集体的利益为前提。

“也是。但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看一次这种手术。”

尹毓恪又想起了几个他在DeBakey的书里发现的疑惑。黄榕生有些也不见得知道,但他会跟他讨论,会讲到尹毓恪从没见过的个案,从那些个案又延伸出新的问题。

赵英博从坐着到躺下来;他是学麻醉的,有些从手术扯远了的话题他就听不懂了,只好看看星空。

有的星星一眨眼就没了,有的却在这时候跳出来,发出特别耀眼的光,就连几十万光年外的自己都能看得到。

 

“睡着了。”

黄榕生半晌觉得奇怪,原来是听不到赵英博的动静了;这时候赵英博已经睡了有一会儿了,侧着身枕着胳膊,朝着黄榕生这边。

“我觉得咱们也差不多回去了吧。”陈粒裹着披肩走过来轻声说,“现在8点半,开回去也要午夜了,还要把他们每个人送回家。”

“我开车,还有谁能开?”黄榕生有一会儿没观察大家的状况,生怕每个人都醉了。

“养鸡也没喝酒。他刚才一直跟王梓宁聊天呢。”

“鸡哥还醒着就好。那让他载小猪哥他们科的回去吧。”黄榕生小心的把赵英博扛起来架在他和尹毓恪中间,“咱们开小猪哥的车回去,明天我再还给他。”

“我觉得可以。”陈粒又看看靠近篝火的地方,“刚才开始小猪跟焦迈奇也没什么动静,估计是睡着了。”

 

“梓宁代替小猪哥,我还是载你们,这样方便送到学校附近。”养鸡帮王梓宁扛小猪上车,“广允他们都住的远一点,而且梓宁跟小猪哥住得近,送完小猪哥他回家方便。”

“他能开车吗?刚才不是还有点醉。”黄榕生有点担心。

“现在没事了。”养鸡看王梓宁发动车了,小声跟黄榕生说,“压根就不是醉,他为了等那谁短信,一滴酒都没沾。”

黄榕生了然。“那住得远的恪恪粒姐也拜托梓宁送吧,焦迈奇和贾昱到这边来。”

“回家小心点。”黄榕生嘱咐了尹毓恪一句。

“放心了好吧,明天见。”尹毓恪学他的语气回答。

 

 

夜里开车回城很顺畅,后排的三个人都睡着了。

“刚才小猪哥提到我吓了我一跳,酒都要洒出来了。”黄榕生吁了一口气。

“我比你都紧张。”养鸡一只手在方向盘上轻轻打节奏,“不过猪哥那会儿可能已经醉了,明天就想不起来今天干了什么了(╯▽╰)╭”

“说起来挺好笑,我以前听院里有八卦的讲过,说我是急诊室的耻辱。”

“还耻辱,哪听来的,”鸡哥潇洒挥手,“没那么大,你明明就只是不听话。”

“对他们来说没区别好吗。”

“不过我也挺奇怪的,上学的时候一个又不爱说话又闷了吧唧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不听话。”

“我上学的时候闷不是因为我听话,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口音土,所以不想说话。”

“哈哈哈谁刚从家乡出来时不土啊。”

“谁不土我是不知道,但是臭美的我知道。”黄榕生指的就是养鸡,“也不知道谁留学回来都没钱租房子住了还要跟我借钱买发胶衬衫和住我家里。”

“我是打地铺的,也有按时交钱。”

“好吧好吧就那一个月一百五十块钱…但是还好都熬过来了。虽然现在也没有功成名就之类的吧。”

“是啊,熬过来了。而且我觉得我离功成名就不远了。”

“盒盒盒盒…果然鸡哥还是鸡哥。”

“讲真的,要是给你再选择一次的机会,你会回急诊吗?”

“那鸡哥你呢?你会从SICU回去吗?”

“不会吧。但我的情况不一样,在SICU我也会接急诊的班,而且你别忘了,咱们离开的原因是不一样的。”

“我明白。小猪哥有恩于我,有机会我会报答他。但现在我只能做好自己能做的。”

 

 

赵英博不知自己什么时候醒的,大概是黄榕生刚开始说急诊的事时。

他不敢出声,怕自己一出声两人的聊天就停止了。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袖子被压住了,侧过头看到旁边是焦迈奇,也睁着一双圆眼睛默不作声。


评论 ( 24 )
热度 ( 78 )
 

© 墨色的维尔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