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维尔宁

药剂师/白日梦青年
异乡人
没有特定的圈
或创作形式
欢迎交流脑洞

芒城三院欢迎你(30)

(三十)有人偷小孩!

 

三院附近最近开了个羊蝎子馆,不但肉炖的入味儿,火锅的牛油更是有意思,做成了个Hello Kitty的形状,学生顾客源源不断。

焦迈奇看着芒大学生做的吃播,别提多想去了。最近天冷的厉害;视频的时候,换了新帽子的姥姥姥爷还一直叮嘱他,出门穿秋裤!

秋裤算啥,顶不上一顿热腾腾的羊肉锅。他的实习快结束了,赵英博考完试逃出了麻醉科的魔爪(?),尹毓恪跟黄榕生也关系如常,一种莫名的合家团圆感(到底是哪来的)让焦迈奇找到了养秋膘的好理由。

【工作群】

焦迈奇:链接:芒城一锅–-- 开业酬宾满400酒水免费

陈粒_:这是什么?

贾昱_:是不是最近开的那个羊蝎子?想去!

焦迈奇:养秋膘的时刻到了!

尹毓恪恪恪:焦迈奇在养秋膘

尹毓恪恪恪:你看

赵YINGBO:我觉得小七哥比你需要秋膘,我看了一眼他今天的午饭,可以修仙了

焦迈奇:@黄榕生Ron 老黄哈哈哈哈哈你看赵英博都嫌你硌得慌了

赵YINGBO:(我没有我不是.jpg)

黄榕生Ron:去哈尔滨开会填的报名表都交了没

 

黄榕生Ron:……装死要装的专业一点,一分钟前都还在呢?

 

焦迈奇还想逗一下黄榕生,结果手机没电了。翻了电脑包和书包都没找着充电宝,而且电脑线也落下了。没办法,他只能重新回楼上找。

从脑科走回电梯间的一路上都空荡荡的。焦迈奇给手机充上电等开机的功夫,电梯‘叮’的一声,门打开了。

【工作群】

黄榕生Ron:粒姐√,贾昱√,尹毓恪√

赵YINGBO:咱们的机票是统一订吗

黄榕生Ron:对

赵YINGBO:那座位可以选吗

黄榕生Ron:不知道,我问下代理公司吧。@焦迈奇 人呢,就差你了

焦迈奇:我艹艸芔茻,我现在在电梯里……感觉遇到大事了

 

 

电梯里是个少妇,背着个大包,抱着一个睡得香甜的小婴儿,目测不过才出生没多久。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焦迈奇没多想,进了电梯站在靠近按钮的位置。

B1已经被按了,看来少妇想去地下停车场。

手机开机后,焦迈奇又划开微信群,看黄榕生已经跟其他人收了表格。他那张表估计是中午用来垫面碗了…焦迈奇打开备忘录想记一下,听见身后的少妇喃喃细语。

“睡吧布娃娃.…..睡吧…小宝贝……”女声细细的哼唱在封闭的电梯里听起来相当诡异。电梯墙面是镜子,焦迈奇快速的瞥了一眼,只看到了少妇湿湿卷卷的长头发和被头发盖住一大半的脸。

感觉不太对劲…

焦迈奇装作自拍,抬起头用余光又看了一眼。

少妇穿着正常,抱孩子的动作也很娴熟,但总觉得她让头帘半遮的双眼空洞洞的,没法聚焦。

1层到了,焦迈奇没下去,电梯直接下到地下一层。

焦迈奇本想等少妇出去后跟在她后面,可他等了一会儿,人家也没下去。

怕露馅的焦迈奇只能自己打着哈哈先下去:“哟,都到了哈!没发现没发现……”

电梯门快关上时,少妇按下了某层楼的按钮,又上去了。焦迈奇站在电梯门口看数字一个个往上跳:2,3,4,…….少妇停在了6楼。


【工作群】

焦迈奇:(图片1)

焦迈奇:(图片2)

焦迈奇:(图片3)

尹毓恪恪恪:你这拍的什么,又是电梯又是门的。地下停车场?

黄榕生Ron:出什么事了?

焦迈奇:刚才有个女的抱着小婴儿,我看了一眼,感觉她精神好像不太正常

贾昱_:难道是偷小孩的?

尹毓恪恪恪:不会吧……在医院偷小孩?

陈粒_:奇奇,给保安科打电话吧。内线:X-XX-XXXXXXXX

焦迈奇:嗯!我这就打,然后我跟过去看看

赵YINGBO:小心玩脱了

黄榕生Ron:确实需要小心,如果对方真的有精神问题的话。给保安科打电话了没?你在几楼?

 

焦迈奇:(图片4)我坐电梯了

 

焦迈奇不确定这个女人是发现自己在跟着他而想甩开自己,还是漫无目的地到哪算哪。记得入职培训的时候老师讲到过,在医院发现疑似拐带小孩的可疑人士时,第一给保安科打电话,第二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尽量跟住对方,尤其被带走的孩子年龄很小的时候。

不过很可惜,培训时大家都是一副‘怎么可能遇到这种事嘛’的表情,没几个人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焦迈奇在电梯里再三犹豫,还是先给保安科打了电话。

“我看她电梯是在6楼停的,现在我也跟上来了......你们大概多久过来?”

说话的功夫他到了,打开门的时候,在对面走廊尽头有个身影一飘而过。

“找着她了找着她了!先不说了。”

“不能挂电话?哦对……要不然怎么告诉你们。不对啊,那不就让她听见了!”焦迈奇小步跑过去,尽量不发出声音,在拐角的地方他小心的扒着头看了看,对方离自己挺远,这个距离应该听不到,“行吧…..那我把耳机找出来。”

他戴好耳机又跟上两步,和少妇保持着一段距离。走着走着他就不自觉的压低了一点身体,好歹装作很隐蔽的样子。6楼过段时间要翻新,本来的科室都搬到了另一栋楼,这会儿也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位女士走路轻飘飘的,走过一排办公室直接到了货物用电梯。

又要上电梯?

少妇却在这时候突然停下。焦迈奇心里一咯噔,被发现了?

 

“宝宝,真乖……”原来她只是停下安抚了一下怀里的婴儿。婴儿这么小,应该连眼睛也不太睁得开,她却有模有样的逗弄着,刮刮婴儿的鼻头,又低声说话,说着说着笑了。

周围这么安静,焦迈奇觉得自己腿都发软;看恐怖片练出来的那点胆子可能都喂哈士奇了。

 

她没有上电梯,而是走进了紧急出口。

这女人要爬楼?往上还是往下?我去,爬楼怎么跟?焦迈奇在原地纠结了一下,还是赶快跟了上去。

“她从南栋6楼紧急出口出去了。”焦迈奇从打开的门缝看了看,‘哒哒哒’的下楼声随着三层楼下的通道门打开而消失。

“她又回3楼去了!”焦迈奇也噔噔下了楼,发现3楼除了和6楼一致的紧急通道,楼梯间还有另一扇门。

医院太大就是这点不好,永远都有自己没去过的地方……焦迈奇把一侧耳机摘下来,屏住呼吸趴在门上听了一下,没有动静,应该是走远了。

“她刚才穿过三楼的紧急通道,跑到副楼去了,对,南栋。”焦迈奇跟线上的保安交代完,准备小心拧开门把手。

不当007真是可惜了我!

 

一打开门,焦迈奇迎面对上那双半盖在头发下的空洞双眼。

他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

 

看无名女尸那个电影都不带这么吓人的!

 

“你为什么跟着我?”充满敌意的声音。

007的剧本可没有这么写的,焦迈奇一时头脑空白,冷汗直冒。少妇依旧面对着他,搂紧了怀里的婴儿往后退了一大步。

焦迈奇试图凑近一点:“小姐,你这样搂着宝宝,不太好……他会喘不过气来的。”

“这是我的孩子!”不知道焦迈奇哪个词刺激到她,她的声音尖利起来,音量也提高许多,吓得怀里的婴儿大哭起来。

“哇——————————————”

啼哭声让女人慌张无措:“宝宝!宝宝别哭了!宝宝!”她轻轻摇怀里的婴儿,却发现没用。

“别哭了……”

婴儿太小太脆弱了,稍微一个闪失可能就会受伤。焦迈奇趁着她的注意力被孩子吸引,赶快靠近。

“我说你不要过来!”焦迈奇就要碰到婴儿的时候,她反应过来,抱紧婴儿转身想跑。

 

 

“这位妈妈,你是不是带宝宝检查来的?”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短发女孩跑过来。她看似关切的迎过来,却悄悄堵住少妇的退路。

女孩特有的温柔声线和脸上圆圆的雀斑让她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少妇疑惑地打量着女孩一会儿,看她确实不靠近自己也不试图碰婴儿,便把孩子给她看:“我的宝宝,我的宝宝病了……你看,他一直哭,怎么办?”

“我看看。”少妇动作有些粗鲁,短发女孩想接过孩子。焦迈奇看着着急,在后面使劲比划:“这不是她孩子!”

少妇把孩子搂回怀里往后退了一大步:“就是我的孩子!不对…不行,不能让你抢去!”

焦迈奇立刻遭到短发女孩一个结实的白眼:猪队友!我知道!

她继续耐心的劝诱这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女性:“不抢,你的宝宝我们不抢。但是宝宝病了,你也听见他哭啊。”

“……..对啊…….他病了,医生,你说他得什么病了?”

“我能看看孩子吗?我想给他听一下心肺,天气冷,你的孩子怕是着凉了。”她坚持重复强调孩子是‘你的’,好让少妇产生信任感。

“你真的不抢我的孩子?”还是怀疑的眼神。

“不抢,我是医生,抢你的孩子做什么?”

少妇忽然一脸敌意的看焦迈奇:“他要抢。”

见义勇为的好青年焦迈奇差点捅了篓子,只好自觉的退后:“不抢不抢,天地良心,绝对不抢。”

“我看看……嗯,孩子的心音挺正常的,我再给他听听肺行吗?”

 

适当的拖延给了保安科足够的时间赶来。少妇被带走的时候还歇斯底里的,保安科只得给精神科打电话,看是不是有病人跑了出来。

“我看她应该不是精神科的病人。”焦迈奇手里抱着安然无恙的小婴儿,“她又没穿着病号服,还带着一大包东西。”

“大哥,你刚才那一嗓子吓得我,哎呀妈呀。”短发女孩抹了把汗,哄少妇时的温柔语调变成了大碴子味儿,“我就生怕她把孩子摔了,你还跟后边捣乱。”

焦迈奇有点不好意思:“怕你真当她是孩子妈妈,一着急就喊出来了。”

“她一个女人抱着小孩从楼梯间来牙科,简直就是脸上写着‘我很奇怪快注意我’好吧!”女孩比焦迈奇矮一个头,却一脸严肃,“医院培训咋说的!绝对不能刺激拐带孩子的人!精神问题也就算了,万一真是人贩子,被刺激了指不定做出撒事来呢。”

女孩的白大褂是短的,一看就是实习生。焦迈奇吐吐舌头,居然让比他小的人给教育了。他这才注意到,三楼的楼梯间这边还真是牙科,刚才情况危急,完全没注意。

“现在婴儿怎么办?”女孩问他。

“刚才跟妇产科联系过了,他们正满处找婴儿呢。我给送过去。”焦迈奇看了看怀里的小生命。

“你在这儿等一下。”女孩钻进最近的一间治疗室,扯了条毯子出来,“小婴儿得注意保暖,这女人居然用一个枕头套裹着孩子,疯了这是。”

 

 

带走婴儿的少妇确实精神有点问题,意外流产后她总是错以为自己的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来医院看病复查让她不知怎么就萌生了这个主意。

及时阻止了少妇的牙科学生和焦迈奇当然是立了功,医院要给奖状,居然还让他们穿正装在十二月的早会上接奖状。

焦迈奇本人十分非常特别的抗拒:本来就是能穿工作服决不穿西装的人,何况最近这几天,他刚剪了头。

【工作群】

陈粒_:(图片1)(图片2)(图片3)

陈粒_:奇奇和奖状

尹毓恪恪恪:@焦迈奇你在哪剪的头,真的,太圆了……

赵YINGBO:像猕猴桃

尹毓恪恪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懂我的点!

焦迈奇:放肆!我明明像潘玮柏!或者刘亚仁!或者天才枪手的男主!

黄榕生Ron:噗……上次看见焦迈奇穿这身西装还是面试的时候吧

陈粒_:贾昱的手机清楚,他还录了视频,奇奇也太紧张了,上台顺拐

焦迈奇:(DOGE.jpg)

焦迈奇:(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jpg)

焦迈奇:(自抱自泣.jpg)快点组队现在吃肉才能安慰我


*认识的潍坊小姐姐被我安利了她老乡焦迈奇,那天给我看八组一个帖子说天才枪手男主像他,23333
*上次写过过敏急救这次则是偷小孩,医院紧急事件(2/3)
*为了奇奇的主线,又出现了NPC,真是对不起(鞠躬)但接下来暂时不会是主线,不用担心不用担心


评论 ( 18 )
热度 ( 53 )
 

© 墨色的维尔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