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维尔宁

药剂师/白日梦青年
异乡人
没有特定的圈
或创作形式
欢迎交流脑洞

芒城三院欢迎你(37.5)

*给后来开始补看的朋友:您看慢一点...千万不要一天补完_(:з」∠)_这个作者没有很勤快
*舒缓和插科打诨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我也终于有勇气开始奇奇的部分了
*很恶劣在这个过渡节paro了好多影视梗 都猜出来寄一张手绘跨海明信片给你  可以是个人 也可以是cp


(三十七点五)噩梦环游记

 

网上有初梦这个说法。其实这是个霓虹国的传统,新年第一场梦里有富士山茄子和老鹰就全年好运之类的。大天朝不兴这个,焦迈奇也是不信的。

但31号晚上吃饱喝足回了家的他做了个梦。

 

 

梦里,他一抬头看见镜子里自己淡妆浓抹总相宜的俏脸。

一脸问号的奇奇然后就发现门开了,几个女仆齐刷刷进来举着鹅黄翠绿好鲜艳的衣帽:

“焦迈美大小姐,我们遵照老爷指示来为您更衣。”

高喊男女授受不亲的焦迈奇表示不能接受自己这么庸俗的姓名和登场方式!但这也让他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梦,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

系腰的腹带太紧,焦迈美索性把它挂在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前,提着裙子叮了当啷的下了楼。

“我的好女儿,你怎么这么慢。”

一位西装革履身姿挺拔的长发男性回过头,焦迈美咋舌。

你粒哥果然是你粒哥。

粒粒沾口水抹了抹自己油光锃亮的大背头:“我亲爱的女儿们,今天就是芒果国一年一度的盛宴——王子的生日派对。全国的姑娘都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得到王子的垂青!你们准备好了吗?”

焦迈美指着自己:就我一个人啊….女儿‘们’的们在哪?

陈粒一脸嗔怪:你这丫头,毓美不就在你旁边吗~

一只灰蓝灰蓝的大脸猫很不满意的一爪子扫过焦迈美的小腿,让她摔了个大马趴。

猫变成了一个穿着小丝绸蓝裙的美丽少女。不过正所谓侧脸五官立体,正脸你得离远点,我看不全你。

不对,等等,我妹是尹毓恪?尹毓恪是只猫?焦迈美想了想,莫非,我们是美少女战士?

“谁是你妹啊。”尹毓美是正统大小姐,高傲冷艳的瞥了一眼焦迈美黄不拉叽的泡泡裙。

你咋骂人呢!焦迈美急了。

“谁骂你了,我是说,我不是妹妹。你是老二,我才是老大。”尹毓美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粒老爷赶忙吩咐女儿们去最后准备一下。他叫来AI智能管家:“老贾,你速速去把座驾开过来,咱家的车库到大门还得开五条高速公路呢。”

“老爷,开哪辆?”贾昱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嗯……就芳芳吧!”

半个小时后,老爷和双美姐妹出门,发现老贾早已把大黄鸭芳芳停在了门口等候。

 

别人家的宫殿都是金碧辉煌,芒果国的橙黄橙黄。毕竟是用一个万年芒果精掏空了做的。

社会各界的上流人士和达官贵人都在这一天涌入城堡。焦迈美和尹毓美从芳芳身上滑滑梯一样下来,老贾就给大黄鸭泊车去了——玩水。

天哪好多人……焦迈美在梦里也戏精本体不改,我好紧张,好兴奋,好激动哦!王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反正不是个会垂青你的人。尹毓美当头给他泼了盆冷水。

粒老爷一进宴会厅就豪爽的跟公爵打招呼:“哈哈哈,健哥!别来无恙啊!嫂夫人还是那么美!”

焦迈美估计这个人就是梦里的李健了,还好,他还是男人,也没什么明显的性格变化。

不过他的夫人……怎么越看越像某个岳姓相声演员…….

“你听人家说我美~你说,我美不美~”夫人非常娇羞的想跟健公爵牵手,被健公爵温柔的抽了回去。

“咦,怎么今年没看见碧石夫人?”粒老爷左看看右瞧瞧,“她不是最喜欢这种热闹场合吗?”

健公爵一脸惋惜:“据说她上厕所的时候被自动冲水功能吓坏了,大喊一声你干嘛!就化蝶飞走了。现在整个ShowLo山庄的人正满林子扑蝴蝶呢。”

焦迈美和尹毓美提着裙子在人群中走了一会儿,有个漂亮的大蛋糕,估计就是王子的生日蛋糕了。

尹毓美伸手就蘸了一块奶油塞进嘴里:“嗯,好吃,是动物奶油。”

焦迈美非常不齿她这种不讲卫生的行为,一点也不淑女,还大小姐呢!

人群里有谁高喊一声,王子现身了!

所有人都齐刷刷朝全场灯光聚焦的地方看过去。王子个高盘靓条顺,手中握着一柄镶了宝石的权杖。

他…..他就是王子?

“对啊,你是不是睡傻了,连芒果国王子赵英俊都不认识了?”尹毓美虽然在夸他,却一脸不高兴,“咱们国家的王子手握带有巴拉根宝石能量的自制权杖,人称制杖一族。”

赵英俊此刻耸拉着大双眼皮,走过彩虹桥的时候所有人都爆发了热烈的掌声;王子冷漠脸不为所动,众人更为之倾倒。

我是谁…我在哪…啥时候能回去睡觉……

王子终于走到彩虹桥另一头站定,想了一会儿才记起自己要说什么:“嗯….呃….我宣布,舞会正式开始!”

 

宴会厅顿时变成欢乐的海洋。

芒果国最有名的热场艺人、TBG农场的养鸡也来了。他穿的像打翻了调色盘,嘴里叼着根管子,随便弹弹键盘打个碟都能发出特别神奇的声音。

“觉得自己长得丑的那些妹妹!觉得自己不会唱歌的那些babe!跟我一起嗨起来!”

舞会迎来一个小高潮,大家都开始蹦迪。

现场有好些各家的千金小姐,来的目的大都跟焦迈美尹毓美一样。

等等等等……

我什么目的?

尹毓美简直是梦里的NPC:“王子要选妃啊!咱们都是来当备选的啊!”

焦迈美:那你为啥看起来这么不高兴……

尹毓美:“你管我!东西不好吃行不行?”说完噔噔噔提着裙子扭去找健公爵的千金南君玩了。

王南君是顶着欧气长大的,被自己言灵的父亲直言过洪福齐天。尹毓美一上来就直接问:“你说这次谁会被赵英俊选中?”

南君用飘忽的眼神望了一圈,掐指一算:“不是你。”

尹毓美刚松一口气,王南君接着说:“是她。而且已经来了。”

 

舞会最重要的部分开始了。赵英俊作为王子,要选一个人尬舞。这个尬舞的人呢,就会成为他的王妃。

王子从小肢体不太协调,全身心的抗拒尬舞。可是没办法,选择王妃不是他一个人的抉择,而是关系到了这个国家的命运。

TBG农场SWAG结束,一个身穿浅蓝色裙装的女子捧着话筒站在了舞台中央。

“左手的泥呀,右手的泥呀,知己的花衣裳……”

粒老爷尹毓美焦迈美集体大惊失色。

粒老爷:“榕美!你不是在家做卫生呢吗!为什么也跑出来了!?”

尹毓美:“七…..七姐!”

焦迈美:我去哈哈哈哈哈哈女装大佬….嗯?不对?黄榕美?做卫生?

至此,焦迈美才明白自己真正身处的故事是灰姑娘世界。

黄榕美是一位骨骼惊奇的女性,她日夜思念赵英俊,穿上心爱的花衣裳唱着歌,不知不觉间竟然推开家里的门直接穿越到了芒果宫殿。

赵英俊觉得自己认识她,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怎么说呢,跟印随一样。于是他伸出手即将指向台上一曲唱毕的黄榕美:“我就选……”

焦迈美正在兴奋地看热闹,忽然被人从后面踹了一脚,梦里第二次摔了个大马趴,趴在赵英俊正指着的舞台中央。

屁股上一个大鞋印子的焦迈美愤怒的回头,看见粒老爷自豪的给自己比了一个拇指。

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

但是事情发展的太快,所有人都开始鼓掌祝贺,开始高喊让两人尬舞。养鸡也赶紧把BGM切换到了夏天的风,宴会厅就跟准备好了似的,满场下黄气球。

黄榕美突然气血攻心,昏倒在地;尹毓美连忙跑上前搀扶,黄榕美不肯,竟跌跌撞撞跑出宫殿,跳上正在玩水的芳芳绝尘而去。

跑的时候,还掉了一串陨石项链。

 

“等等我!”赵英俊抓起陨石项链,不顾漫天的气球和王宫里的everybody,追随大黄鸭的步伐跑了出去,跳上自己制的杖,飞起来了。

飞起来了!

焦迈美觉得就算是个梦,这也太玄幻了。

但这还不是最玄幻的;等所有人(包括一心给他拉郎配的粒老爷和不知为什么从头到脚不开心的尹毓美)终于追上二人的时候,黄榕美已经爬到了马栏山大桥上。

赵英俊捧起陨石项链在下边喊:“等不到你,成为我最闪亮的星星!”

黄榕美不回应。

赵英俊又在下边喊:“寂寞是脚跟,回忆是凹痕,我一个人共存!”

黄榕美依旧不回应。

赵英俊露出狗狗眼神:“你听我解释!这是一个误会!”结果被眼泪汪汪的尹毓美一爪子扒开:“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粒老爷颤抖的指着抢着表白的大女儿:你、你们、你们竟然是这种关系吗!

焦迈美发现好像没她什么事了,把裙子撩开盘腿一坐,决定当吃瓜群众。

开玩笑,情深深雨濛濛是他最喜欢的电视剧!

 

就在这个时候,黄榕美终于开口道出了逃跑的原因:

“我……我的右门牙也缺了一个口……”

“没关系,我不介意!”

“没关系,我不介意!”

看赵英俊和尹毓美都发声了,焦迈美觉得你们不带我玩好像不太合适这不是我的梦吗我不是主角吗?于是也喊:

没关系老黄,我也不介意!

结果他这么一喊,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他。黄榕美也抱着桥栏子看他。

“你是……焦迈奇?”

她开口的一刻,焦迈美一身的裙装和翠绿的帽子不见了;像咒语解除一般,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短发小伙子焦迈奇找回了他本来的名字!

黄榕美从桥栏上像终结者一样跳下来,然后起身走到坐在地上的焦迈奇身边,捧起他的脸: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快回去吧!再不回去的话就要永远留在这了好吧!”

焦迈奇没跟上节奏,我不是还在梦里呢吗?这是怎么回事??回哪?

“咋……咋回去?”

这时候,芳芳黄色的鸭嘴像一张血盆大口从天而降,叼起焦迈奇的衣领,然后非常随意的一甩,焦迈奇掉在她的背上。

除了焦迈奇之外的所有人都快速的接受了这个设定并投入进去。粒老爷用手帕抹了把泪语重心长的祝福他的‘女儿’:回去之后你替我嘱咐一下张小厚多吃点,他最近都瘦了。

健公爵岳夫人和南君朝自己挥手再见,养鸡也适时唱起了离别的歌:

“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你想象一下这首歌自带trap效果的感觉)

然后芳芳就像某年某个环游世界的大黄鸭一样驮着焦迈奇朝着夕阳游走了…

一只蝴蝶翩翩飞舞到焦迈奇身边,落在了他的鼻尖上。焦迈奇盯着她,盯成了斗眼。

这时人群里有ShowLo山庄的侍卫大喊:“找着碧石夫人了!不能让她被带走!!!”桥头很混乱,侍卫们像下饺子一样纷纷跳进河里,追赶起焦迈奇和芳芳了。

焦迈奇被吓得够呛,想朝岸上呼救,却正好看到尹毓美和赵英俊一边一个站在黄榕美身边,三人含情脉脉的拉起了彼此的手。

他终于大叫了一声惊醒过来。

 

 

第二天早上焦迈奇看着在办公室洗手间里看自己憔悴的黑眼圈,叹了口气。

“我估计心理有问题,干脆去看看心理医生好了……”

“怎么回事?”黄榕生担心地问,一开年就这么丧,不像焦迈奇啊?

“做了个特别长、特别诡异的梦,我直接是被吓醒的。”他现在看见黄榕生还能想起梦里他反光的裙子。

“哦……不要太担心好吧。”黄榕生安慰他,“我也做梦把我自己吓醒过。这都很正常的。”

焦迈奇想了想,也对,不就是个梦么,这么大惊小怪干嘛。

“我也做过吓醒自己的梦。”贾昱随口说,“可能是看完复联吧,梦见自己变成AI智能管家了,他姓贾,我也姓贾。”

焦迈奇一呆。

“我梦见过自己是一只猫。”尹毓恪端着豆奶飘过去,“小七哥,吓到你的梦是什么?”

黄榕生想起来都不好意思得直笑:“咳,我梦见自己右边门牙也磕掉一块,盒盒盒盒。”

焦迈奇夺门而出。

这已经不是看心理医生的问题了吧!!!!这特么是梦还没醒啊!!!!


评论 ( 56 )
热度 ( 71 )
 

© 墨色的维尔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