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维尔宁

药剂师/白日梦青年
异乡人
没有特定的圈
或创作形式
欢迎交流脑洞

芒城三院欢迎你(番外二:中)

*个番外又这么长是不是有病(还是狗子的语气)
*结尾的地方欢迎大家猜一下是谁让奇奇没能考成试
*BEER's 标准:BEER's Criteria,是关于老年人合理用药的一部很好的参考。小孩像个小水袋其实是我上学时老师的形容,因为孩子尤其是婴儿体内水含量能达到80%。背不下来药我也喜欢编故事,  比如肿瘤科的药物对应了五军之战之类的(兽人和半兽人都很不幸的成为了肿瘤)



咸鱼– 中篇:讨厌的人

 

杨梓鑫一身大汗跑完步回宿舍,发现丛日新穿着个老头背心,背对着自己坐在下铺肩膀一抽一抽的。

“怎么了,没…没事吧?”杨梓鑫以为这小子让人打了。怎么躲在宿舍哭?

丛日新拿着最终候选资格的通知,眼泪充斥了有神的小眼睛:“鑫儿,我进了…我进了!”

“!陈粒老师挑你去实习了?!”

“还没有,”他抹了一把眼泪,“但是最终候选就两个人!我就是那两个人之一!真的,你知道吗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好运过彩票连安慰奖五块钱都没中过….”

丛日新开始唠叨时杨梓鑫拿过他的通知单一看,傻了眼,两个候选人,一个是自己哥们,一个是自己发小。

 

“你说这俩人谁能选上?”冯帅把纱布递给杨梓鑫,“唉唉唉你看着点,切歪了切歪了。”

杨梓鑫这才注意到刚才一不小心把人模的肚子划了个大口子。本来取阑尾的,这下可能十二指肠都能掏出来了。

“咳,我哪知道啊。谁上我都是开心的。”见巡视的老师来了他赶紧拿纱布盖住口子。

“真的假的。就你跟丛日新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似的……”冯帅一脸‘你们的友情我不懂’的看着杨梓鑫,后者瞥他一眼:“对,我是比较希望丛日新进,怎么着?”

“亏坦坦总把你挂嘴边上,真不够意思。”冯帅替坦坦不平,“不过这也变相说明你俩确实不是男女朋友,真是让我们广大医学院男同胞甚为放心。”

杨梓鑫瞥他一眼:“那么八卦你去学周易吧,还上什么医学院。”

坦坦好强的性格从小到大都没变;一直被众星捧月的活着的女孩恐怕对这个实习位置志在必得。但丛日新能得到这个机会挺难得的,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个候选通知公布之前丛日新还只是大部分时间活在班里角落的一个不起眼的普通人;只因为他和别人有那么一点不同,这么多年也还是会时不时被同班同学背地里耻笑。

这些杨梓鑫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隔壁焦迈奇提起从人模身体里取出来的阑尾模型:“噫,老师,这是啥做的,怎么跟条腊肠一样……”

“焦迈奇!严肃一点!什么腊肠!”

“那……哈尔滨红肠??老北京蒜肠?”

跟焦迈奇一组的同学哈哈大笑,周围的其他组也被逗得忍俊不禁。有女生笑着骂他:“焦迈奇你够啦中午还吃不吃饭了!”

“哎,梓鑫,其实你应该让老丛学着点焦迈奇。人家也是个怪胎,可是怪得让人想笑。”冯帅捅捅他。

杨梓鑫没说话,动手缝合人模伤口了。他不爱听这话,丛日新怎么了?非得跟别人一样才行?还得跟个哗众取宠的人一样?

 

 

手术实践课上到中午本应结束了。巡视的任课老师拍了拍掌:“同学们,大家吃过午饭后回来,咱们补一节之前休假没上的真人培训。”

真人培训的模拟病人是由实在的大活人扮演的;这样的演习课当然不是用来练开刀的,扮演者一般会自带身份病情,用来锻炼医学生与病人交流和诊断的能力。

下午回来,杨梓鑫才发现好巧不巧他和焦迈奇分到了一个组。杨梓鑫又想起刚才冯帅的话,心情有点郁闷,也非常忠实的体现在了脸上。

“梓鑫,你牙上有个菜叶子。”焦迈奇对他的态度摸不着头脑,这是午饭吃太撑了?

杨梓鑫舔了几下没舔到,焦迈奇就差上手帮他摘了:“哎,再往右一点…哦不对,是你的左边。”

“行了行了,我自己弄。”眼看他要上手,杨梓鑫赶紧躲开。焦迈奇的态度他也摸不着头脑。这么没心没肺,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分给他们的‘病患’是一个‘老年人’,因为胸闷气短在家晕倒送到医院的。扮演的志愿者很敬业,头发都喷成了奶奶灰,脸上拿阴影粉画了皱纹。

“老人家,您是从什么时候有这个症状的?”焦迈奇边问边伸手征询意见,“我能稍微看下您的手吗?”

‘老年病人’同意后,焦迈奇从虎口捏了几下手背,没有水肿的状况。

“梓鑫,到你了。”焦迈奇示意杨梓鑫也问个问题。

“嗯……您有没有过四肢无力的状况?”

“人老了,大部分时候都觉得没什么力气啊。”病人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杨梓鑫在心里直吐槽,演的这么逼真是医学院给你演出补助吗?

“你还有要问的吗?”焦迈奇问道。见杨梓鑫摇头,他便继续:“您最近有没有得过胃病?过去的十年里心脏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到需要去医院的情况?”

“没有…都没有,哎哟,我疼啊。胸特别闷,喘不上气来……”病人确实有点戏精附体,连焦迈奇都觉得怪怪的。他正想继续问,忽然整个院楼里的报警器哔哔哔的响了起来。

“现在进入模拟情境:你所在的医院相隔两层楼发生火灾。请有秩序疏散。”广播里传来一个耳熟的女声。

这种情况课程本身是演习过的;大部分的学生很快排队到了门口,有条不紊的一一走出实践教室。

班长在维持秩序,杨梓鑫作为班委也负责殿后;他发现焦迈奇仍待在原地没动。

“快点走啊,焦迈奇!你等什么呢?”

焦迈奇扶着扮演伤患的志愿者从病床上下来:“他们换的这个病号服不方便挪动,我帮他一把。”

“啧,都说了疏散了。”杨梓鑫上来拉开焦迈奇和明显是年轻人扮演的‘老年病人’,“着火的时候,原地逗留一分钟都很危险!你忘了?”

焦迈奇一脸严肃:“可是怎么能扔下病人就跑呢?咱们是医生。”

“真正情况下医院有护士护工护理助手,都会一起帮忙转移患者的。”杨梓鑫看了一眼扮演者可笑的化妆,“这不过就是演习。”

焦迈奇四下一看,确实没有其他同学带着自己组的扮演者离开。但他还是坚持挎着扮演者的胳膊一起走:“不管真实情况有谁在,现在我在这,反正病人我是要一起送出去的。”

焦迈奇带扮演病人走出教室的身影出现在楼道监控上时,陈粒终于看到了想看的一幕。

 

“焦迈奇……”黄榕生看着重新印出来的履历表一阵沉默。到底谁会用自己和doge的合成大头贴贴在学院的正式履历表上……

“对,就是他了,8月份就来当你们可爱的小学弟咯~”

看陈粒非常满意的直点头,黄榕生试探她:“粒姐,你…该不会真的是看脸选的人吧?”

“当然不是!选出丛日新和路坦坦的时候,就两个候选人,其实已经很好选了。不过我总觉得哪里少点什么。”

陈粒回想自己的一对一面试,“你出的面试题都很好,但我觉得坦坦那样聪明的人,很容易就能对上教材里的完美答案。丛日新呢,比她的反应更真实些。”

“但我心里有一个另外的标准。”

这就是最后这次考验临场发挥的情境面试的意义所在。“果然,在面对演习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因为太熟悉而直接走出去了,包括路坦坦和丛日新。但他们下意识的也把真人病患当成了人模一样对待;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病患不是真的病患,他们也不是真的在医院。”

“医生不是因为医院这个载体才被称之为医生的。如果不能在成为医疗工作者前就有这个觉悟,那我觉得起码还是不要来我这里了。”

黄榕生没什么好反驳的,他明白陈粒为人决定了她眼光的独特。为那个跳芭蕾的女孩寻求帮助时,自己被年长的前辈医生间接讽刺过的‘人情味’,不也被陈粒当做宝贵的特质鼓励着吗?

可能焦迈奇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

正确的选择没有预想中的兴高采烈。站在主任办公室里,他很完美的展示了一张黑人问号脸。

“白纸黑字,焦迈奇。人家陈粒老师亲自传真过来的。我还能骗你?”主任最头疼就是这个焦迈奇,没有一天按理出牌的。

“不是,我,我就是觉得奇怪。就我那影像诊断学和肿瘤学的成绩…..能过第一轮?”

人不按理出牌,对自己的认知倒是挺准确。教导主任叹了口气:“你啊,得知道珍惜这个机会。本来你当然不在候选之列的,是陈粒老师特地把你算进来。我想,可能是你最后一次情境面试发挥得好吧。”

其他的所有学生也都惊讶于陈粒最终的选择。只有杨梓鑫在这时候明白过来,那个周五的疏散演习竟然也是一轮考验。他说的时候很小心,但还是注意到了丛日新脸上的失落。那种和近在咫尺的机会失之交臂的遗憾很让人难受。

坦坦知道了这件事倒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用有些可惜的口气跟焦迈奇说:“真羡慕你啊!一定要在三院加油!这可是咱们医学院的荣誉~”

 

 

不算轮转期间的考试,这就是他们最后一个有课的学期了。蝉鸣渐起的七月几家欢喜几家愁,但繁重的考试和不久开始的轮转让人没有精力胡思乱想。

杨梓鑫早早拿到自己的轮转安排:“我居然第一个月就去传染病科,完了,老邱那个变态一天不让我们工作16小时估计都不够。你呢?”

丛日新低头看着自己的轮转安排,没说话。

薄薄的一张纸,和几个礼拜前那张三院的候选通知单一模一样,却承载了不一样的重量。

“小白?”杨梓鑫从上铺翻下来,“……天太热了,我请你吃个雪糕?不然就咱俩出去转转?”

越是这样明显的担心和安慰越让丛日新觉得无所适从。他勉强笑了下:“梓鑫,我没事。快复习吧,明天还得考特殊人群呢。”

“我还是去买雪糕吧,这风扇没点用,都热蒙了。回来教我呗,这学期就这科没学好。”杨梓鑫合掌,露出个苦哈哈的表情,“等我回来啊!”

以往的期末,或者说大部分时间,丛日新就像住在图书馆一样。但这次的结果出来后,他就对人多的地方感到极其不自在了。杨梓鑫想着他一定会留在宿舍,就快速的买了雪糕回去;结果房间里哪还有人影。

“能去哪呢……”

书还是要看的,杨梓鑫确实没学好特殊人群学,尤其是老年科。他在图书馆转了一圈,从四楼找到负二层,丛日新确实没来。

“杨梓鑫,杨梓鑫!”

结果听见了最不想听的声音。

焦迈奇以为他找不到座位,小声叫到他回头,动作很大的指了指自己旁边放书包的座位比口型:这儿,这有座。

杨梓鑫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

“特殊人群复习的怎么样了?”他随口问了一句。

“就怕药的剂量。孕妇还好,好多药压根不能用;小孩就是个小水袋,药量跟成人有计算比例。就是老年人,什么药都得用还得记不同的剂量反应,BEER’s标准那么多,早知道早点背了。”

倒是没想到,焦迈奇也对老年科觉得棘手。杨梓鑫翻开自己的笔记:“你需要补笔记吧?老年科是4月学的,你不是正参加那个校园歌手大赛去了?”

焦迈奇一拍桌子:“.…..对啊!”在顶级安静的负二层声音大得跟地震似的,好些人直对他们翻白眼。

“哎呀真是得救了。”焦迈奇赶紧腾出空当摆好笔记誊写,“小生该如何报答少侠救命之恩——”

话说出口,两人都愣在了那里。

焦迈奇其实是下意识说出口的,最近特别喜欢苏有朋,可能绝代双骄看多了。他也知道自己跟杨梓鑫没那么熟。他赧然一笑,专心抄笔记了。

“…….真是个自来熟啊。”杨梓鑫也捧起书,自己嘟囔了一句。

他不爱背书,内容不多的章节还好,到了精神科这种用药界定模糊种类又特别多的学科就犯了难。背了两个小时后,生无可恋的杨梓鑫开始用最原始的方式重复默写用药指南。

“你这样背背到明年也背不下来啊。”到了吃饭的时间陆续有人离开了,见人少了焦迈奇用正常的音量说话。

杨梓鑫赶紧把自己写了好几页的白纸盖上:“有、有什么可看的!你的笔记抄完了没有?不用管我怎么背……”

“真的,咱们明天就考试,要快速记忆,你这样逐字逐句背是没有用的。”说到背诵的方式忽然就角色转换了,焦迈奇似乎很有经验,“精神科药物的开发研究是亟待发展的,现在咱们研究出来的主要药物靶点就那么几个。抑郁症也好,躁郁症也好,阿兹海默症也好,到最后都离不开几个大块。你从咱们国家治疗每种疾病的一类药开始推,跟它一个宗系有哪些,为什么有些不用了,新的比旧的化学式上哪有变化,这个变化是让它更好了还是更多副作用了。我背的时候就把一类药想成一个家族,原型就是家长,其他就是兄弟姐妹,分代就是祖孙和曾祖孙,谁的性格恶劣一点,谁比较温和这样。”

杨梓鑫被他说得直晕,却意外觉得好像挺有道理:“你背东西是编故事呢。”

“相信我,这个方法一旦上手了可是很好用的。”焦迈奇鼻子都要翘上天了,“我高中最开始是文科班的,背东西练得炉火纯青。”

两个人一块复习时间就显得充实很多。临近十点的时候,焦迈奇接了电话跑出去,不一会儿拎回两包外卖。

“这是什么…面?”杨梓鑫从他手里接过一包,“.…..给我的?”

“你不吃?那我多吃一份。”

“不,为什么不吃。”不说还不觉得,这一闻到面的香味顿时感到前胸贴后背。焦迈奇的那碗隐约有些奇异的味道,又香又臭的。

“.……你该不会……”

“嘘……………最近减肥,我都馋螺蛳粉好些天了。”焦迈奇的嘘基本没什么用,螺蛳粉的威力可能瞬间已经席卷了整个一层楼。

杨梓鑫抱着面碗,时不时瞄一眼吹热气吹得不亦乐乎的焦迈奇。

奇怪了,第一次跟他坐在一起,只是学习了几小时……

竟然觉得他人还不错。

 

“焦迈奇,你……准备好去三院实习了?”

 

杨梓鑫突然提起的事也是焦迈奇最近最期待也最紧张的事。

“当然——还没有。但我想陈粒老师选到我,既是缘分,也一定有她的用意。教导主任说的没错,好好的报答她,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都不重要吗……”杨梓鑫想起小白这几个礼拜的心不在焉和失去信心的样子。他那么喜欢陈粒,听她的课时听到入迷还会掐自己。陈粒问了他一个开玩笑的问题他都激动地快要哭出来。

 

这对他公不公平?

 

“所以啊,我得好好复习。”焦迈奇把面碗收好,使劲抻了抻筋,“就差这一门了。要是考不好,谁知道学校又有什么幺蛾子。”

 

杨梓鑫没说话。他看了一眼焦迈奇放在桌上的手机;右上角的小闹钟图标静静的躺在那里。

 

 

三天后,陈粒接到一个电话。

“不能按时让焦迈奇来?为什么??”陈粒第一反应是焦迈奇家里有什么事,又或者难道受伤了?

“前两天的特殊人群学考试他没来参加,也没有提前通知老师。现在我们得帮他准备补考,而且,说实话,小陈老师,这也是态度问题。您确定真的要选他吗?” 



评论 ( 27 )
热度 ( 48 )
 

© 墨色的维尔宁 | Powered by LOFTER